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映图腾

我们不但要解放学生,更要解放他们身后的教师。

 
 
 

日志

 
 
关于我

人生之路总是平平淡淡,当初是平平淡淡的学生,现在是平平淡淡的老师,唯一的遗憾,自己始终没有走出校园,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郁闷。如果有机会到是真想走出去。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从多元智能理论来看我们的教育目标  

2008-03-21 09:08:03|  分类: 教育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的教育专家和学者都认为,我们的教育目标取决于社会对人才的需求。 这样的看法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被人们认为是正确的。当然,我也不觉得这样的看法存在什么根本性的错误。只是我认为,社会的需求从来都是多方面的,我们的社会需要科学家,也需要诗人,需要政治家,也需要企业家,需要体育运动员,也需要扫马路的环卫工人。社会对人才的需求从来都是全方位的。我们的教育从应试教育走来,许多人发现,我们所培养出来的学生,尤其是那些优秀学生,往往综合素质不高,他们或缺乏生活自理能力,或缺乏人际交往能力,于是有很多人提出了素质教育的口号,而今素质教育虽然没有真正的实现,却也呼声四起。所谓素质教育,广义的理解,其实就是无所不教的教育,让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现在又有许多的人提出了创造教育,认为我们现在的社会最需要有创造力的人才,故创造力的培养应该是我们学校的核心任务。对于素质教育和创造教育我都不认为他们存在什么根本性的错误。他们是人们对教育认识的进步。而我觉得,我们现在对这两种教育也同样存在着认识上的误区和不足。首先,对于素质教育和创造教育都不可狭义的理解。其次,我们绝不应该把学生的某一项能力作为我们学校的核心目标来培养。下面首先我来谈一下我对这两种教育的一些个人的理解。
       一,素质教育
       由于素质的内涵很广,几乎无所不包,人际交往能力属于素质,自理能力属于素质,思维能力属于素质,身体健康,运动技能等等,都包含在素质的范畴之内。可见,素质教育,应该包含很多方面不同类别的内容。而所有这些方面的内容,对于学生来说是否应该平等发展呢?也就是说,是否我们达到学生各方面的素质都很强的目标,这就是我们素质教育成功了呢?如果,素质教育把学生各方面素质平等均匀的发展作为其自身的目标的话,那么我认为,素质教育永远都不可能有成功的那一天。天底下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人也一样。人与人的差异性,是自然的,是属于客观规律的。且不说人天生就具有差异性,人后天的生活环境,教育环境都会对人的成长,造成不同的影响,从而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进一步增大。有些人,交际能力很强,善于交朋友,有些人则善于思考,学习很好。试问,我们又如何能把所有的学生都培养成各方面素质都很高的学生呢?进行素质教育,也必然存在一个评价体系的问题。而要建立这么一个体系,根据我的经验,我们国家大部分的教育专家,决策者都摆脱不掉“统一”的思维定势。必然会建立一个统一的素质评价体系。似乎统一是公平的,但其实统一是最不公平的,因为统一就意味着不尊重学生的差异性。从山东教改来看,在高考科目当中增加生活技能一科,这样的做法,其实只是素质教育的应试化,逃脱不了大统一考试的噩梦。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我们只是采用增加科目的方法,来对素质进行统一的培养和评价,到底是减少了学生的负担,还是进一步增加了学生的负担,是否将来的考生还需要每天埋头复习生活自理能力,以及人际交往能力等考试科目的知识?如此素质教育可是真正的素质教育?
       二,创造教育
       创造教育既以培养学生创造力为核心的教育。而我觉得,我们有很多的教育专家对创造力的理解太狭义了。有些人认为创造力就是科技发明,有些人范畴稍广,认为创造力还包括学生研究和解决人类目前尚未解决的问题的能力。而所有这些都在围绕着一个核心转,那就是科技。固然,我们国家提出了科技兴国的口号,所以我们需要大量的具有创新能力的科技人才。而我要问,我们能够把我们的学生都培养成科技人才么?就我国目前大学的招生能力来看,高考生可以被录取的比率只占30%到40%,那么,有60%的学生上不了大学,他们能成为我们国家的科技栋梁么?而这40%的可以上大学的学生当中又有多少是学习与科技相关的专业呢?那么如果,我们把培养有创新能力的科技人才来作为我们学校培养的核心目标的话,那剩下的百分之七八十的学生就那样生生的被我们都抛弃了么?前几天,在张阳老师的博客里看到了许多关于创造教育的文章,我就一直有这样的担忧。如果,国家真的把培养有创造力的科技人才来作为我们学校教育的核心任务的话,真不知道,这是在救教育,还是在害教育。我得亮明观点,首先,我们对创造力的理解绝对不可狭义。第二, 培养创造力是对的,然而创造力的培养绝不应该是我们学校教育的核心任务。那么,对创造力,我们到底该如何理解?我认为,创造力绝不仅仅只是科技方面的创造力,它应该体现在思维上,创造力的培养应该是指学生可以创造性的思考。比如说,我举一些和科学不沾边的例子,比如说文学创作,文学创作不需要创造力么?不需要创新思维么?再比如说艺术创作,音乐,绘画等等。创造力应该是体现在各个方面的,而不同科目的创造力的体现方式不同,培养方式也不同。所以,创造力到底应该怎么培养,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体现,这是需要按照科目的不同去分别对待和研究的问题。而如果我们只是把创造力理解为科技方面的创造力,必然导致我们国家的教育从一个死胡同走上另一个死胡同。那么为什么说不应该把创造力的培养作为学校教育的核心任务呢?我始终觉得,学校的教育目标因该是具有发散性的,而非集中性的,这样的观点来自于我对多元智能理论的理解和认同,那么下面我就来详细说明一下,什么是多元智能理论,以及我对教育目标的看法。

       多元智能理论:

    多元智能理论是由美国哈佛大学教育研究院的心理发展学家加德纳在1983年提出。加德纳从研究脑部受创伤的病人发觉到他们在学习能力上的差异,从而提出本理论。

    传统上,学校一直只强调学生在逻辑─数学和语文(主要是读和写)两方面的发展。但这并不是人类智能的全部。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智能组合,例如:建筑师及雕塑家的空间感(空间智能)比较强、运动员和芭蕾舞踏员的体力(肢体运作智能)较强、公开的人际智能较强、作家的内省智能较强等。

    根据加德纳的理论,学校在发展学生各方面智能的同时,必须留意每一个学生只会在某一、两方面的智能特别突出;而当学生未能在其他方面追上进度时,不要让学生因此而受到责罚。

    加德纳认为过去对智力的定义过于狭窄,未能正确反映一个人的真实能力。他认为,人的智力应该是一个量度他的解题能力(ability to solve problems)的指标。根据这个定义,他在《心智的架构》(Frames of Mind, Gardner, 1983)这本书里提出,人类的智能至少可以分成七个范畴(后来增加至八个):1.语文 (Verbal/Linguistic)。2.逻辑 (Logical/Mathematical)。3.空间 (Visual/Spatial)。4.肢体运作 (Bodily/Kinesthetic)。5.音乐 (Musical/Rhythmic)。6.人际 (Inter-personal/Social)。7.内省 (Intra-personal/Introspective)。8.自然探索 (Naturalist,加德纳在1995年补充)。另外,有其他学者从内省智能分拆出“灵性智能”(spiritual intelligence)。

1、语文智能(linguistic intelligence):乃指口语及书写文字的运用能力,它包括了对语言文字之意义(语意能力)、规则(语法能力),以及声音、节奏、音调、诗韵(音韵学能力)、不同功能(语言的实用能力)的敏感性。

2、音乐智能(musical intelligence):乃指察觉、辨别、改变和表达音乐的能力,它允许人们能对声音的意义加以创造、沟通与理解,主要包括了对节奏、音调或旋律、音色的敏感性。

3、逻辑-数学智能(logical-mathematical in telligence):乃指运用数字和推理的能力,它涉及了对抽象关系的使用与了解,其核心成份包括了觉察逻辑或数字之样式(pattern)的能力,以及进行广泛的推理,或巧妙地处理抽象分析的能力。

4、空间智能(spatial intellignece):乃指对视觉性或空间性的讯息之知觉能力,以及把所知觉到的加以表现出来的能力。其核心成份包括了精确知觉物体或形状的能力,对知觉到的物体或形状进行操作或在心中进行空间旋转的能力,在脑中形成心像以及转换心像的能力,对图像艺术所感受的视觉与空间之张力、平衡与组成等关系的敏感性。

5、肢体-运作智能(bodily-kinesthetic intelligence):乃指运用身体来表达想法与感觉,以及运用双手生产或改造事物的能力,其核心成份包括了巧妙地处理(包括粗略与精致的身体动作)物体的能力,巧妙地使用不同的身体动作来运作或表达的能力,以及自身感受的、触觉的和由触觉引起的能力。

6、人际智能(interpersonal intelligence):乃指辨识与了解他人的感觉、信念与意向的能力,其核心成份包括了注意并区辨他人的心情、性情、动机与意向,并做出适当反应的能力。

7、内省智能(intarpersonal intelligence):乃指能对自我进行省察、区辨自我的感觉,并产生适当行动的能力,此种智能也扮演着「智能中枢的角色」(central intelligences agency)(Kornhaber & Gardner,1991),使得个体能知道自己的能力,并了解如何有效发挥这些能力。其核心成份为发展可靠的自我运作模式,以了解自己之欲求、目标、焦虑与优缺点,并藉以引导自己的行为之能力。

8、自然观察智能(naturalist intelligence):乃指对周遭环境的动物、植物、人工制品,及其它事物进行有效辨识及分类的能力。详而言之,自然观察智能不只包括了对动植物的辨识能力,也包括了从引擎声辨识汽车,在科学实验室中辨识新奇样式,以及艺术风格与生活模式的察觉等能力(Gardner,1999,页116)。 

      至于多元智能理论是否科学,是否真实存在。我个人觉得,人与人之间确实存在这样的区别。不是因为我迷信专家的理论,我想无论是谁,仔细观察的话,也一定会发现人与人之间所存在的这样的区别。多元智能理论指出,一个人不可能各种智能都很发达,但是人都会至少在某一方面的智能比较发达。或者因为先天的因素,或者因为后天的训练或者熏陶。那么,根据这一理论,自然而然的,会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的教育目标到底应该是集中性的还是发散性的?我们是应该把学生都培养成某一种样子,还是让学生自己决定自己的发展方向?我认为,把学生都培养成某一种样子这样的目标,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讲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从理论上来说,学生具有个性差异,兴趣取向差异,能力差异等诸多方面的差异,那些思维能力强的学生,成绩比较好,就比较容易受到老师的关注,就比较容易成为优秀生。而那些思维能力差,记忆力差的学生,就会成为老师批评,打击,抛弃的对象。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有可能把那些思维能力差,记忆力差的学生培养成优秀学生么?从现实的角度来讲,我们又何时看到,我们培养出了个性相同,兴趣相同,而思维能力也相同的学生呢?所以,把学生都培养成某一种样子这样的目标,本身是不合理也不科学的。那么其实,学生的发展方向的决定权应当在学生自己的手里。应当取决于,学生的这种差异。一位老教师给我讲的故事,她的儿子,上学的时候就是成绩不好,爱画画。这让这位老师伤透了脑筋。因为大家知道,如果一位教师的子女学习不好的话,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人们会说,连自己的儿子都教育不好,还怎么教育别人的孩子。这位老师和她儿子的战争一直从小学延续到了高中,后来她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放弃了,在儿子填报志愿的时候让儿子自己选择。于是他毫不忧郁的选择了美术学院。结果在美术学院的成绩相当优异,后来去美国留学,学习电脑三维动画的制作,现在已经为许多部国产的大片做过三维动画。当她讲到这里的时候也禁不住流露出了自豪的神色。 而这样的例子我想绝对不会是个特例。我们的教育在大统一的噩梦中扼杀过多少这样的本身很有发展的人才呢?而这不值得我们好好的反思一下么?
      教育的目标应该是发散性的。一个人应该有这样起码的权利,那就是根据自己的智能的优势来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而要真正的实现发展,上大学是一条很重要的途径。而3+X就像一只凶恶的看家狗一样,阻拦着人们的发展。3+X就意味着,你必须有较强的语文智能,必须有较强的逻辑-数学智能,而如果一个人,恰恰这两方面智能不高,那么无论你其他方面的智能有多高,你都很有可能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而我们的基础教育把这两项智能作为我们培养的核心任务,让许多在其他方面可能有较高智能的学生,在基础教育阶段就已经被淘汰了。更别提接受高等教育了。那么怎样才真正的能够使我们的教育目标具有发散性呢?首先是我们的高考制度,我不认为我们的高考制度应该改革,我认为高考应该取消~!
    那么这就涉及到了新的评价体系的问题。在这方面我的设想是这样的。
    首先,大学,尤其是一流大学的资源应当横向分布。我们高考的录取标准为一本,二本,三本,这样的标准。这说明了,我们国家大学的设置,主体上是纵向的。一本,二本,三本,要求学生学的内容是相同的,他的区别在于学生学的程度如何。这样的录取制度不可能尊重学生的差异性,对于有特长的学生而言,它只能是扼杀。所以,首先,大学资源的分布应当是横向的,分类别的设置。 不同类别的大学,录取的标准应当是不同的。而这就形成了与统一高考之间的矛盾。要科学还是要统一,这是一个取舍的问题。取消高考,改为大学自主招生是走科学教育之路的必然选择。
      其次,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基础教育阶段该如何评价的问题。 我认为,在基础教育阶段的考试,应当是分科目,分级别的考试。不排斥小测验,但是应该取消期中期末考试,取消小学升初中考试,取消中考。只进行一年一度的级别考试。 可以初步设想为这样:如语文过级考试,数学过级考试等。 在基础教育阶段的语文过级考试可分为五个等级。学生可以从最低等级考起,通过后获得过级证书。那么如果将来这个学生想要报考人文类的大学,就需要有最高等级的语文过级证书,而如果报考其他类别的大学,等级要求则可以降低。这样的话,就可以尊重学生的差异性,根据学生的差异,对学生各方面智能提出不同的要求。也可以给我们的基础教育留下更多的空间来发展学生的素质,而不至于让小学生都每天忙与应付各种考试。同时,这也可以打破年龄的限制。比如,有些学生逻辑-数学方面的智能发展的可能比较晚,那么就可以多考几次,或者晚考一两年,只要最终能够获得过级证书即可。如果我们国家采取这样的评价制度的话,就为学生自由的选择自己的发展方向提供了可能,学生可以集中精力,来学习自己智能较高方面的知识,从而获得较高的等级证书,来为进一步接受高等教育创造机会。

       以上这些,是我长时间以来对教育目标以及评价体系的设想以及理论依据,定有许多不足和不成熟之处,还是那句话,希望大家多提反面意见,我们共同交流提高。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