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映图腾

我们不但要解放学生,更要解放他们身后的教师。

 
 
 

日志

 
 
关于我

人生之路总是平平淡淡,当初是平平淡淡的学生,现在是平平淡淡的老师,唯一的遗憾,自己始终没有走出校园,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郁闷。如果有机会到是真想走出去。

网易考拉推荐
 
 

人才是怎样炼成的【原创】  

2010-02-25 15:40:24|  分类: 教育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才是怎样炼成的
    2009年10月31日,中国伟大科学家,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仙逝了,在钱老去世之前,提出了一个问题震撼了所有人——“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个被称为“钱学森之问”的问题,引起上至国务院总理下至普通学生的深思。安徽高校的11位教授联合《新安晚报》给新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及全国教育界发出一封公开信:让我们直面“钱学森之问”!为回应“钱学森之问”教育部实施了“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这项计划的目的就是培养拔尖创新人才。
(以上这段摘自百度百科。)
    其实我是在为备课而看钱老生平简历时发现了这段文字,而后又专门搜索了这个计划的详细资料,并且发现了它的一个代号叫“珠峰计划”。(听起来满玄的)一时间感慨万千。感慨于我们国家教育部官员的思维模式,感慨于钱老如此震耳发聩的一问最终却只换来这样的一个结果。
    国家教育部将这个计划作为“钱学森之问”的一个回应,或者说回答,只能说是官僚作风、僵化思维的一个产物。我比较喜欢逆向思维,这个回应如果做一下逆向思维就成了一个笑话,难道说我们国家之所以培养不出大师级的科学家是因为我们国家以前一直没有拔尖学生培养实验计划?真是奇怪,我们一直都是在培养尖子生啊!我们从小学就开始培养尖子生,我们有尖刀班、有宏志班,我们北京市第八中学甚至还有超常儿童教育实验班!这些不都是在培养尖子吗?我这里要提一个真正回应“钱老之问”的新的问题,我们的这些尖子都到哪里去了?我们不说全国有多少的尖子班,有多少的尖子生,单说这个北京八中的超长儿童教育实验班到现在为止已经毕业了12届学生,每届学生都是从全北京经过严格的选拔,最终挑选出的不超过30名的精英组成的少儿班。(大家可以百度)这个计划比珠峰计划如何呢?我们得承认,这个计划确实培养出了许多的人才,比如诗人、作家、脑外科专家等等,但是这个计划却没有培养出一个钱老所希望看到的,杰出人才。
    在大学阶段再搞一个珠峰计划,也不过是超长教育的延伸而已。把所有最优秀的资源配置在那些基因最完美的种子上,渴望开出最美丽的花,却忘记了,梅花香自苦寒,宝剑锋从磨砺,那些生就注定的宠儿必将失去坚韧的生命之力,得天独厚的他们在鲜花与掌声中早已迷失方向。渴望能培养出大师级的人物,不过是那些闭门造车的专家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我心中的那个,就在我嘴边的问题,早已经按捺不住,下面就让我用最足的底气,最愤慨的情绪把它喊出来:“你们为什么不研究一下,人才是怎样炼成的?!!!”
    钱老,那么大的科学家,为什么不研究一下他是如何炼成的?他有没有上过超常班?他有没有被超常培养过?他是如何一路走来的?
    心理学家在研究一个人的精神问题的时候都有这样的一个规律,那就是一个成年人所表现出来的心理特征和精神症状必然与他婴儿、幼儿时期的经历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一研究方法有着科学的理论依据,并且在现实中的证实了它的准确性。比如:孤僻性格的形成是因为幼儿时期父母对他的忽视,以及与人交往时的不愉快体验。而恋母情节是因为幼儿时期对母爱的渴望长期得不到满足等等。于是我决定用这种方法来研究杰出人才是怎样形成的。下面我们来看一些科学泰斗的早年经历。
(这一部分,大略看一下就好)
    1. 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小时候并不活泼,三岁多还不会讲话,父母很担心他是哑巴,曾带他去给医生检查。还好小爱因斯坦不是哑巴,可是直到九岁时讲话还不很通畅,所讲的每一句话都必须经过吃力但认真的思考。
    在四、五岁时,爱因斯坦有一次卧病在床,父亲送给他一个罗盘。当他发现指南针总是指着固定的方向时,感到非常惊奇,觉得一定有什么东西深深地隐藏在这现象后面。他一连几天很高兴的玩这罗盘,还纠缠着父亲和雅各布叔叔问了一连串问题。尽管他连“磁”这个词都说不好,但他却顽固地想要知道指南针为什么能指南。这种深刻和持久的印象,爱因斯坦直到六十七岁时还能鲜明的回忆出来。
    爱因斯坦在念小学和中学时,功课属平常。由于他举止缓慢,不爱同人交往,老师和同学都不喜欢他。教他希腊文和拉丁文的老师对他更是厌恶,曾经公开骂他:“爱因斯坦,你长大后肯定不会成器。”而且因为怕他在课堂上会影响其他学生,竟想把他赶出校门。
    爱因斯坦逃学记
  1895年春天,爱因斯坦已16岁了。根据德国当时的法律,男孩只有在17岁以前离开德国才可以不必回来服兵役。由于对军国主义深恶痛绝,加之独自一人呆在军营般的路易波尔德中学已忍无可忍,爱因斯坦没有同父母商量就私自决定离开德国,去意大利与父母团聚。
  但是,半途退学,将来拿不到文凭怎么办呢?一向忠厚、单纯的爱因斯坦,情急之中竟想出一个自以为不错的点子。他请数学老师给他开了张证明,说他数学成绩优异,早达到大学水平。又从一个熟悉的医生那里弄来一张病假证明,说他神经衰弱,需要回家静养。爱因斯坦以为有这两个证明,就可逃出这厌恶的地方。
  谁知,他还没提出申请,训导主任却把他叫了去,以他败坏班风,不守校纪的理由勒令退学。爱因斯坦脸红了,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能离开这所中学,他都心甘情愿,也顾不得什么了。他只是为自己想出一个并未实施的狡猾的点子突然感到内疚,后来每提及此事,爱因斯坦都内疚不已。大概这种事情与他坦率、真诚的个性相去太远。
    麦克斯可以说是爱因斯坦的“启蒙老师”,他借了一些通俗的自然科学普及读物给他看。麦克斯在爱因斯坦十二岁时,给了他一本施皮尔克的平面几何教科书。爱因斯坦晚年回忆这本神圣的小书时说:“这本书里有许多断言,比如,三角形的三个高交于一点,它们本身虽然并不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可以很可靠地加以证明,以致任何怀疑似乎都不可能。这种明晰性和可靠性给我留下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印象。”
    爱因斯坦还幸运地从一部卓越的通俗读物中知道了自然科学领域里的主要成果和方法,科普读物不但增进了爱因斯坦的知识,而且拨动了年轻人好奇的心弦,引起他对问题的深思。
    爱因斯坦十六岁时报考瑞士苏黎世的联邦工业大学工程系,可是入学考试却告失败。他接受了联邦工业大学校长以及该校著名的物理学家韦伯教授的建议,在瑞士阿劳市的州立中学念完中学课程,以取得中学学历。
    2. 霍金:
(一下文字摘字霍金的自述)
     我最早的记忆是站在海格特的拜伦宫的托儿所里嚎啕大哭。我周围的小孩都在玩似乎非常美妙的玩具。我想参加进去,但是我才两岁半,这是第一回我被放到不认识的人群当中去。我是父母的第一个小孩,我父母遵循育婴手册的说法,小孩在两岁时必须开始社交。所以我想我的反应一定使他们十分惊讶。度过这么糟糕的上午后,他们即把我带走,一年半之内再也没有把我送回到拜伦宫。
  那正是世界大战结束不久,海格特是许多科学家和学术界人士的住处。他们如果在其他国家就会被称作知识分子,但是英国从未承认有过任何知识分子。所有这些人都把孩子送到拜伦宫学校,这是一所当时非常先进的学校。我记得自己曾向父母亲报怨过,说他们没有教我任何东西。他们不相信当时接受的填鸭式教学法,你必须在不知不觉中学会阅读。最终我是学会了阅读,那是直到八岁的相当晚的年龄。我的妹妹菲利珀是用更方便的方法被教会阅读的,四岁时就会阅读了。那时候,她一定比我能干。
     那时的英国教育是等级森严的。学校不但被分成学术的和非学术的,而且学术学校还分成A.、B和C等。这对A等的学生非常有利。对B等的学生就不怎么有利,而对不受鼓励的C等学生则非常不利。我因为十一加考得好被分配到A等中。但是一年后班级里第二十名以下的所有学生都被涮到B等去。这对他们的自信心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有些人再也没有恢复过来。我在圣阿尔班斯的前两个学期分别是第二十四和第二十三名,但是在第三学期变到第十八名。就这样侥幸逃脱。
  我在班级里从未名列在前一半过(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班级)。我的作业很不整洁,老师觉得我的书写无可救药。但是同学们给我的绰号是爱因斯坦,可能他们看出来某些更好的征兆。当我十二岁时,我的两位朋友用一袋糖果打赌,说我永远不可能成才。我不知道这桩赌事是否已经尘埃落定,如果是这样的话,何方取胜。
    在我进入学校的最后两年,我才定下数理的专业。有一位非常具有启发性的数学老师,他名叫塔他先生。学校里刚设了一间数学教室,可以用来放置数学器具。但是我父亲对此极为反对。他认为数学家除了教书之外找不到工作。他确实希望我从事医学,但是我对生物学毫无兴趣,对我而言这个学科过于叙述性并且不够基础。我父亲知道我不愿学生物学,但是他让我学化学和少量数学。他觉得这样可让我将来在学科上再作选择留下余地。我现在是一名数学教授,但自从我十七岁离开圣阿尔班斯学校之后再也没有正式上过数学课。在数学方面我必须做到需要什么就吸收什么。我曾经在剑桥指导过本科生,只要在进度上比他们提前一个礼拜即可以了。
    我总是对事物的如何运行深感兴趣,经常把东西拆散以穷根究底,但在再把它们恢复组装回去时束手无策。我的实际能力从来跟不上我的理论探讨。我的父亲鼓励我在科学上的兴趣,他甚至在他的知识范围内做我数学上的教练。有这样的背景再加上父亲的工作,我要进入科学研究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在我幼年时我对所有科学都一视同仁。十三、四岁后我知道自己要在物理学方面作研究,因为这是最基础的科学,尽管我知道中学物理学太容易太浅显所以最枯燥。化学就好玩得多了,不断发生许多意料之外的事,如爆炸等等。但是物理学和天文学有望解决我们从何处来和为何在这里的问题。我想探索宇宙的底蕴。也许我在一个小的程度上获得了成功,但是还有大量问题有待研究。
(一下文字摘自他处)
 史蒂芬·霍金,出生于1942年1月8日,这个时候他的家乡伦敦正笼罩在希特勒的狂轰滥炸中。
    霍金和他的妹妹在伦敦附近的几个小镇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多年以后,他们的邻居回忆说,当霍金躺在摇篮车中时非常引人注目,他的头显得很大,异于常人———这多半是因为霍金现在的名声与成就远远异于常人,邻居不由自主地要在记忆里重新刻画一下天才儿童的形象。
    不过霍金一家在古板保守的小镇上的确显得与众不同。霍金的父母都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他的父亲是一位从事热带病研究的医学家,母亲则从事过许多职业。小镇的居民经常会惊异地看到霍金一家人驾驶着一辆破旧的二手车穿过街道奔向郊外——汽车在当时尚未进入英国市民家庭。然而这辆古怪的车子却拓展了霍金一家自由活动的天地。
    霍金热衷于搞清楚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因此当他看到一件新奇的东西时总喜欢把它拆开,把每个零件的结构都弄个明白——不过他往往很难再把它装回原样,因为他的手脚远不如头脑那样灵活,甚至写出来的字在班上也是有名的潦草。
    霍金在17岁时进入牛津大学学习物理。他仍旧不是一个用功的学生,而这种态度与当时其他同学是一致的,这是战后出现的青年人迷惘时期——他们对一切厌倦,觉得没有任何值得努力追求的东西。霍金在学校里与同学们一同游荡、喝酒、参加赛船俱乐部,如果事情这样发展下去,那么他很可能成为一个庸庸碌碌的职员或教师。直到一天病魔出现了...

    3. 钱学森
    钱学森的祖父辈在杭州经营丝绸,他的父亲钱均夫就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后东渡日本求学,并接受了孙中山的民主革命思想,1910年,钱均夫毅然回国,在上海成立“劝学堂”,也就是办起教育,教导和鼓励热血青年投身民主革命。1911年,就在举国欢庆中华民国成立的大喜日子里,钱家喜得贵子,钱学森降生了。
    钱学森幼年是个神童。3岁时就有非凡的记忆力,能背诵上百首唐诗、宋词,还能心算加减乘除。5岁时,他已可读懂《水浒》了。
    钱学森在北京师大附属小学求学的时候,最爱和小伙伴们玩掷飞镖的游戏。这种飞镖用硬纸片折成,头部是尖的,有一副向后掠的翅膀,掷出去能向前飞行一段距离,有时还能绕圈子飞行。他折的飞镖飞得又稳又远。那些小伙伴都十分惊奇,以为这里边有什么“鬼”。  他们的自然课老师看见了,让钱学森向同学们讲其中的奥秘,钱学森说:“我的飞镖没有什么秘密,只是经过多次失败之后一步一步改得好起来。我的飞镖用的纸比较光滑,头不能做得太重,也不能太轻,否则就飞不起来;翅膀也不能叠得太小,也不能太大,否则就飞不稳飞不远。这是我多次实验悟出的道理”。那位自然课老师对同学们说:“钱学森爱动脑子,从实验中摸索出了折叠飞镖的方法。把飞镖折得规正,叠得有棱有角,就可以保持平衡,减少空气阻力,巧妙地借助风力和浮力,这样飞镖就飞得又稳又远了。”    我要学大鹏  钱学森从小热爱大自然,经常到香山、西山远足,有时躺在树林里,欣赏云海彩霞。有一天父亲带他去游香山,野餐之后躺在草地上,仰望蓝天,看苍鹰在高空盘旋飞翔。他望见苍鹰时远时近,一会儿就穿进白云,飞得不见踪影了。钱学森的思绪也随之飞到天穹,突然对父亲说,他要是也能变成一只鸟,到蓝天上遨游该有多好。  1923年7月,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改为北京师范大学。钱学森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毕业。9月他升入北京师范附属中学,20年代的北师大附中学习环境特别好,真是一块得天独厚的“培养天才的泥土”。这里有很好的校风,很好的学风;有一种民主的、开拓的、自学的、创造的空气;有一支水平非凡的师资队伍。教师,特别是高中教师很多都是师大的教授。
    钱学森回忆:“当时在旧中国和旧北京那样一种动荡艰难的年代,办学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当时的校长——那时我们称他为主任——林砺儒先生,确实把师大附中办成了第一流的学校。这真是了不起!很不简单!所以,我至今仍非常怀念。”“我至今仍十分怀念我的母校——北京师范大学附中。我在那里受到的良好教育,是我终生难忘的。”
    不能再一一例举,否则大家都要昏昏欲睡了,著名的科学泰斗太多了,钱学森的功绩虽然不一定能与爱因斯坦、霍金相提并论,但之所以要例举钱学森的童年是因为他的童年与我们现在的学生的童年算是最为贴近的了。每一位科学家都有着各自独一无二的童年经历,而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科学家的因素也纷繁复杂,有偶然的原因,也有必然的条件。然而就在这纷繁复杂的因素当中,我们抽丝剥茧也能发现一些共同的特点:
      1. 并不是每一个科学泰斗从小就是神童,甚至有些科学家早年的表现还不如常人。
      钱学森是个神童,然而爱因斯坦三岁还不会讲话,比起钱学森,那么爱因斯坦要划在弱智的行列里了。按照我们现在的培养模式,像爱因斯坦这样的学生,恐怕父母早就绝望了,说不定就送到特殊学校里去了。霍金的命运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就他那一笔臭字,八岁才学会阅读,放在现在的中国恐怕只有被劝退,去念职业技术学校的命运。所以,爱因斯坦和霍金是幸运的,没有出生在现在的中国。
      2. 凡是伟大的科学家,必然从小就表现出了对科学的兴趣。
      这一点无论在哪一个科学家的成长历程中都是可以找到的。大家可以自己去查询,如果找到哪位科学家从小就对科学不感兴趣,千万要告诉我,我一定反省。
      3. 这些科学家的成长过程中,要么遇到了宽松的教育环境,要么逃离了苛刻、严厉的教育束缚。
      钱学森属于前者,他是幸运的。然而爱因斯坦和霍金却都属于后者。爱因斯坦直到暮年的时候还认为,课堂是无法培养出科学家的。而霍金是在生病之后因为一个伟大的女人的出现,而了生存走上科学研究的道路上,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很喜欢并且擅长科学研究的。
      好了,那么下面让我们来系统总结一下,杰出人才是怎样炼成的吧! 首先,你不需要是一个神童,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大成者。(出自《大成成功学》),但是在童年的时候,你就需要对某一事物或学科产生浓厚的兴趣。这一兴趣可以是天生的,可以是偶然产生的,也可以是受人影响的。但是如果你童年失去了兴趣,或者没有形成兴趣,那么你将失去成为大师的第一条件。然而,即使你有兴趣,那还是远远不够的。首先,你需要时间和条件去发展你的兴趣。其次,它需要被别人所认可。如果你有时间和条件去发展你的兴趣并且它也被你身边的人所认可,那么你是极其幸运的。但如果不是这样,你就必须摆脱束缚你的东西。(比如学校)并且不去理睬别人的不理解和冷言冷语。如果你能够做到这些的话,那么最终你将有可能成为大师。为什么说有可能呢?因为你还必须完成最后一个任务,那就是最终你要返回来赢得绝大多数人的认可,而这需要一定的运气。否则,即使你是大师,别人不承认又有谁会知道呢?
      有了以上理论作为基础,我们就可以分析为什么我们的学校培养不出杰出人才了。首先,我们要进行选拔,从小学开始,只有那些表现突出的神童才能够得到肯定和鼓励,并且得到最好的教育资源。不过千万不要以为神童是幸运的,如果你被确定为神童,那你就倒霉了,首先你考试不能不考第一,你必须循规守矩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你必须做比别人更多、更难的作业,你必须参加所有的竞赛,为了你的荣誉,你父母的荣誉,你班主任的荣誉,任课老师的荣誉,学校的荣誉而奋斗。如果你能够这样一路走来并且没有昏倒或者死掉的话,那么恭喜你,你基本上一定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学习了。神童是最容易成为科学家的一类人,却是最先被我们的教育整垮的一类人。
    所以,在中国,最有可能成为杰出人才的不是神童,而是那些非神童。如果你是非神童,那么恭喜你,你也好不到哪去!因为你输在了起跑线上,虽然人生是一次长跑,但我们的口号是,起跑就要冲刺,并且要一冲冲到底!最终冲到底的,那不是人,是机器人。你不是机器人,那么我们的教育一定会整的你半途而废。我们不但要束缚你的肉体,还要舒服你的灵魂。你不需要有创意,因为标准答案一定没创意。如果你不服,那么就请你离开,如果你离开,那么好,你将永远失去成为大师的机会。因为首先你必须为了生存而奔波,其次,我们的大学只招收高考最优秀的学生。(无独有偶,咱们国家许多高中退学的八零后现在混的都挺牛的,比如韩寒...什么的)
    所以我们的教育基本诞生了两种人,一种是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学习的人。一种是被淘汰的人。要让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学习的人成为大师是不可能的,而可能的人都被淘汰了。
    钱老在天之灵不知能否听到我的声音,也不知道对我的答案是否满意。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